夜晚湖畔美人來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
  • 来源:性v播放器_性爱机器_性爱娃娃

1

清朝初年,四川有一位不成器的窮酸秀才,名叫古威,他在接連幾次科考失利之後,遂斷瞭功名之心,成日裡吟詩作畫,飲酒彈琴,風花雪月。老爹苦口婆心,再三勸兒子找個務實的差事,好歹混些許糊口的碎銀,無奈這古威無拘無束慣瞭,脖子上套不得枷鎖。他老娘眼瞅著兒子如此不爭氣,偷偷把眼淚往肚裡咽。

時間長瞭,古威自覺在傢吃閑飯臉紅,於是抽空畫瞭一幅《七魚戲蓮》,趁著本村王員外的老娘七十大壽之際,鄭重其事地送上門去。王員外見那畫畫得不俗,心頭大喜,當即吩咐管傢取些碎銀子打賞古威。

古威嘻嘻一笑:王員外,打賞的銀子你且收回……”

王員外一愣:古威,白花花的銀子你不稀罕?

古威回答得很幹脆:不稀罕!

王員外奇怪地問:你稀罕啥?

我稀罕你藍陽湖邊那隻舊船!古威笑道。

王員外樂瞭,那隻舊船已閑置多年,在村頭藍陽湖邊風吹日曬的,隻怕是下不得水瞭,沒想到這古威居然拿它當寶。嘿嘿,橫豎是個無用,索性扔給這窮鬼擺佈。想到此處,他大手一揮:好!歸你就是!

古威大喜,連聲道謝。

2

當日,古威在藍陽湖邊折騰瞭一整天,把那隻破舊的小船修補妥當,泊在一棵柳樹下,然後回傢取瞭幾身換洗衣裳、一箱子書籍、一把舊琴、被褥及一些生活必需品,當晚,他便搬到船上住下。

古威把一根縫衣針折彎,做成個魚鉤,魚竿和魚線、魚餌等物則在村頭的張老三處討得,整治好漁具後,饑腸轆轆的他迫不及待地撒下餌料,手執魚竿,在清冷的月光下做起瞭願者上鉤的薑太公。

不大會兒工夫,釣得兩條瘦小的魚兒,古威樂不可支地在湖邊支起土瓦罐,熬瞭一鍋香噴噴的魚湯。張老三懷揣一包豬頭肉,手捧一壺老酒,恰到好處地趕來,臭味相投的兩人坐在柳樹下,一邊喝酒,一邊胡吹海侃。

張老三是個遊手好閑的老光棍,胸無點墨,成天混跡於鄉間賭場,他手氣走運時贏瞭錢,時常請古威飲酒喝茶,古威頗念他的好處。

張老三說:王員外的老娘得瞭你的畫,歡喜得很……”

是嗎?古威漫不經心。

張老三說:王員外傢有間佛堂,他老娘命下人把你的畫送去裝裱,說是日後放在佛堂裡……”

古威一臉歡喜道:隨她老人傢放在哪裡,我如今得瞭這條小船,也算是從此有個安身立命之處,呵呵!

張老三道:如此也好,日後我找你喝酒也方便。

3

藍陽湖邊景致可人,獨具風情,古威的日子就在這波光粼粼的湖畔悠悠而過,讀書作畫、吟詩彈琴、蕩舟垂釣,樂在其中。隔三岔五的,張老三來找他喝酒胡侃。有時候,魚釣得多,兩人吃不瞭,古威就托張老三替他拿到集市上販賣,多少換取些銅錢。

一個晚上,古威坐在船頭彈琴,清光如水,煙籠垂柳,風含暗香……

忽的,耳邊笑語盈盈:公子真是好琴藝!

古威循聲望去,隻見一窈窕身影正向自己款款而來,原來是一個容光絕美,秋波流慧的女子。身著白衣的她肌膚如雪,宛若天人,一笑傾城。

古威幾時見過如此佳麗,一下子呆住瞭。

那女子又是咯咯一笑:公子,可否讓小女子彈奏一曲?

古威面紅耳赤,手足無措道:姑娘請上船!

那女子落落大方地登船,端坐在古威面前,蔥樣雪白修長的十指輕輕撫在琴面上,柔聲道:公子,小女子獻醜瞭!

琴聲初起,仿若山泉出澗,古幽清越。古威心道:這究竟是什麼奇妙無比的曲子?我居然從未耳聞。

一曲彈罷,女子緩緩起身,說聲:公子,多有討擾,小女子告辭。

古威呆呆地望著她轉身下船,儀態萬方地消失在朦朧夜色之中。

當晚,那女子的面容身姿在他夢裡如詩如雪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