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鄉遇紅顏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6
  • 来源:性v播放器_性爱机器_性爱娃娃

  湖南李縣有一舉人,名叫李玉,參加會試落榜,就協同幾個朋友由京城回南方。

  這天幾人趕到山東一縣城時,天色已晚,一打聽客棧已經住滿瞭。正無計可施時,其中一人看見客棧後面有幾間屋幹凈整齊,就同夥計商量是否能租用。夥計回答說:那是一送葬的官傢包下的,恐怕未必肯相讓,讓我去說說看。

  一會工夫,夥計就回來瞭,說對方一聽就答應瞭,同意讓出一間西屋。李玉邊搬行李,邊問夥計,是什麼人送葬。夥計說:送葬的是一湖南李縣女子,她是一位將軍的女兒,將軍在北方做官時病故,她扶柩到故裡歸葬,不慎得瞭風寒,遲遲不好,住在這裡一個多月瞭。

  李玉聽說是傢鄉人,又身處不幸,就借著感謝讓屋的名義,前去吊唁,還燒瞭紙錢,一進靈堂,就隱隱約約聽到隔壁有女子的哭泣聲,聲音不大,但甚是悲涼。李玉正想著,門簾一挑,一位傢人模樣的老太婆出來說:我傢小姐要面謝老爺。說完回轉身去,一會,扶著一女子走出。那女子看上去大約十八九歲,淚流滿面,柔弱無力,但容貌顏色端莊秀麗,舉止不失大傢風范。那女子請舉人坐下,磕頭謝過,主動說道:父親在北方做官,不幸去世,父親在世時,為官清廉,所遺清薄。母親去世的早,現在隻留小女子一人,扶柩至此,勞頓成疾。托人往傢鄉送信,請堂兄來此迎接,卻沒有回音,也不知何時能來。說罷,黯然淚下。

  回到西屋,李玉對幾個朋友說瞭那女子的遭遇,建議邀她一起同行,路上好有些照顧。可幾個朋友都不以為然,李玉決定自己留下,登女子身體好轉後,一起回鄉,女子感激涕零,拜謝再三。

  女子名叫小蓮,性格極是溫柔。朝夕相處,兩人不禁互相有瞭愛慕之心,隻是不挑明罷瞭。

  一天,小蓮問李玉歸鄉之後有何打算,李玉說:不過是謀一個課館教書的營生而已。小蓮說:相公一表人才,難道就甘心做一輩子窮教書匠?我看不如先捐個京官,再尋機會好。李玉說:我不過是一介寒士,哪裡拿得出那麼多錢來捐官呢,小姐不要取笑瞭。小蓮說:我一個弱女子,無緣無故受瞭相公的恩惠,也是前世註定的緣分,若是相公不嫌棄,小女子願意以身相許,父親所遺雖薄,可是捐個京官的錢還是有的,隻是不知君意如何?”

  李玉忽聞這樣的意外之喜,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,小蓮接著說:君若有意,事不宜遲,我們馬上動身到京城上下通融。到瞭這個時候,李玉隻要唯唯稱是的份瞭。小蓮做事果敢有分寸,第二日,就和店主商量好,先把棺木在附近淺葬,待日後再改葬,三日之後,諸事辦好,立刻動身前往京城。

  到瞭京城,小蓮每日出去打聽,她說自己多少有些父親的舊關系,隻讓李玉在客棧等候,不出半月,果然捐得瞭一個空缺。在定下來之前,小蓮對李玉說:在京城做官,傢鄉的親友聽說後會雲集而至,現在根基還淺,恐怕應付不過來,不如先改個名字捐,更為妥當。李玉此刻當然是言聽計從,做官的事情隻通知瞭傢裡,並吩咐暫時不要外傳。捐得京官以後,小蓮又為李玉租宅子,購置車馬,買衣服,為正式上任做準備。

  幾天之後,李玉穿戴一新,到部裡上任去瞭。

  小蓮對官場的諸般適事宜甚是熟悉,沒過多久就建議在京做官的有勢力的同鄉同年請到傢中,設宴招待。從此李傢的門前車馬不斷,李玉很快就和許多京官關系密切起來。又一日,小蓮對李玉說:你經常在外應酬,我一人在傢很是寂寞,我想和你的朋友的傢眷有些往來,你看合適嗎?”李玉正惟恐怠慢瞭小蓮,一聽此話立即答應下來。小蓮又說:我要去拜訪客人,可是箱子裡的衣服都不是新式樣的,你能否給我置辦一下。李玉正愁找不到報答小蓮的機會呢,立即答應瞭。小蓮把自己衣服的尺寸款式開給李玉,又拿出以前的首飾和許多珠花,把怎麼樣改造添置一一說明瞭。數日之後,首飾陸續都辦到,小蓮一邊欣賞一邊誇首飾做的很合適。當她看到珍珠的時候,突然驚叫瞭一聲:哎呀,這珍珠是假的,你是在哪買的?”李玉大驚,說:我是到最好的珠寶行買的,那店中裝飾的十分豪華,珍珠怎麼是假的呢?”小蓮笑著說:你真是書生氣,在京城越排場闊綽且有名望的珠寶行,他們的貨物越是能夠以假亂真。這等伎倆騙得瞭你,卻騙不瞭我,隻是他們不該不把你放在眼裡。李玉聽小蓮這麼一說,怒火中燒,立即要到店鋪去和他們理論。小蓮說:拿也拿回來瞭,先消消氣,吃過飯在去不遲。說罷,親自下櫥,並親身為李玉端上飯菜來。吃完飯,李玉拿著珍珠乘車前往珠寶行。

  到瞭店裡,他大聲斥責說是買瞭假珠子,夥計拿來珠子仔細看瞭之後說:這不是我們這裡的東西,明明是你拿瞭真的回去換成假的,前來訛詐。李玉聽說此話,更是怒不可遏雙方爭執起來,一時間,店鋪裡亂成瞭一片。正在吵嚷時,李玉突覺口渴難耐,正好看到桌上有位客人準備的茶水,倒瞭一碗,一飲而盡茶一進口,李玉突然倒地,面如黃裱,夥計大驚,上前查看,人已氣息全無。正在驚慌之時,門外走進一少婦,後面還跟著一個傭人打扮的老太婆,婦人說自己的丈夫來換珠子,遲遲不歸,放心不下,前來尋找。來人正是小蓮,待她看到李玉的屍體,立即捶胸頓租足,放聲大哭。小蓮說:你們店的珍珠真假我不知道,但我丈夫剛才還好好的,現在卻死在你們的店中,這是千真萬確的。說罷也不聽夥計解釋,徑自讓下人去請人來驗屍,果然是中毒而死。小蓮緊接著到平日來往的官傢求助,果然大傢聽瞭都很憤怒,表示願意幫助小蓮打官司。

  店主知道鬥不過對方的勢力,又有人證物證,怎麼鬥是自己輸,這可是要殺頭的罪,就私下裡派人去和小蓮商量,以重金賠償,隻求免去官司。小蓮讓來人傳話,說除非是把店主的所有傢當給她,否則一定要以命相抵。店主聽瞭這話,明白對方是早有圖謀,但事實面前又百口莫辯,隻得按小蓮的要求去做瞭。

  拿到銀票,小蓮把李玉盛殮發喪,遍謝各傢好友,隨後變賣傢當,扶柩回鄉,不過走的不是李縣的路。李玉傢久無兒子的音信,就派人來打聽,說是靈柩都離開京以個多月瞭,四處打探,竟無影無蹤瞭,再一打聽,京城也無來自李縣的將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