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長畫狐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3
  • 来源:性v播放器_性爱机器_性爱娃娃

賈之是楊州有名的畫師,他的畫技出神入化,畫的山川鳥獸仿佛具有靈性一般,栩栩如生,常常看得眾人目瞪口呆,贊不絕口。

一日,楊州城的大 財主 張歷邀請賈之為新娶的小妾王氏作畫,賈之來到張府,財主喚出愛妾,隻見此女張得羞月羞花,沉魚落雁!賈之凝神觀之,從小妾王氏遊離的眼神中看出有一絲怪異,也說不上那一點不對,但給人的 感覺 是嫵媚之中夾雜著妖艷。

賈之極不情願地拿起畫筆,茫然之中不知從何處落筆,要想畫好人物,眉目最能傳神。對!就從眉目 開始 畫起,賈之仔細地端量著小妾的眉目,犀利的目光經過王氏的 眼睛 ,洞察透瞭這 女子 的內心,賈之就象呆子一樣深陷冥思之中,然後不自覺畫起來。一盞茶的功夫,大作完畢。 張歷迫不及待地從桌上拿起畫,忽然臉色變得煞白,隻見畫上是一隻面目猙獰,張著血盆大口,眼露邪惡兇光的 狐貍 精,嚇得得財主一下子跌坐在地上,指著賈之說道:我平日待你不薄,你為何如此待我?賈之一時丈二和摸不著頭腦,問道:張兄何出此言,我什麼地方作得不妥嗎?張財主一指地上的畫質問道:你看看把我的愛妾畫什麼樣子瞭?賈之拾起畫一看倒吸瞭一口涼氣,怎麼剛才 自己 明明是畫人,怎麼這手指不聽使喚地畫成瞭妖哪!小妾一看自己被畫成瞭狐貍精,掩面而泣,哭著 離開 瞭堂屋。盛怒之下,張財主命傢丁把賈之亂棍趕出。賈之狼狽不堪地逃出瞭張傢大院,為自己辦的荒唐事深深地自責!

過瞭幾天,忽聞張財主出瞭一樁命案,待女劉翠雲離奇死亡,是在張傢大院的柴房裡發現的,隻見翠雲雙眼圓睜,死不瞑目,眼睛裡充滿瞭驚恐,她生前好像 遇到 瞭極其 恐怖 的事情,眉心處有一個雞蛋大小的血窟窿,全身縮成瞭一個很小的團,瘦得皮僅包著骨頭,渾身的血液被抽得一幹二凈!臉色由於失血顯得異常地煞白! 由於此案匪夷所思,官府也無從下手!謀財?一個丫鬟能有什麼財?圖色?檢明丫鬟還是一個處子?行兇的動機是什麼?又是用什麼兇器制造出如此恐怖的現場,丫鬟的血不知去象,柴房裡又找不到半點血跡!此案成瞭懸案。

又過瞭十日,驚聞張傢大院又現兇案,大管傢曹貴在自己的床上被殺,和翠雲死狀驚人的相似,也是頭上有個血洞,渾身縮成瞭一條狗大小,血盡而亡。張歷嚇得癱軟在地,難道傢中鬧鬼不成!回想起賈之曾畫的妖精,激靈靈打瞭個冷戰。難道她是精怪不成?為何畫師畫成那樣,他從小妾身上看出瞭什麼嗎?不行!得請個道士降住這妖精! 張歷借故出門訪友,來到瞭靈雲寺,找到王道長,王道長一見到張歷大吃一驚,說道:施主身上佈滿陰晦之氣,近來必有精怪纏身。張歷一聽嚇得面如土色,撲通跪在瞭地上,說道:萬望道長救我,我傢中藏有妖精!張歷把前後的怪事一五一十說與道長。原來,張歷到晉城作絲綢 生意 ,在荒郊野外遇一女子,見其美艷動人,心生淫欲,在荒郊與之野合,此女精通媚術,極為馴服,張歷大喜過望,以為交瞭桃花運,後來娶為小妾,誰知她自進張府,怪事橫生,常有丫鬟說起傢中夜半有狐叫之聲,又有傢丁發現有怪獸侵襲雞群,養的雞每天都要少上幾隻,也沒再意,自出現兩條人命之後,才發覺小妾行蹤詭異,常夜半不知去向。

王道長和張歷找到賈之,問道:那日你去張府作畫,看到瞭什麼?賈之答道:我當時覺得此女身上怪怪的,就全神慣註地看,心神所到之處,隻見此女眼睛內出現一怪物,手指就不聽使喚地畫瞭起來,誰知本來是畫人,不知怎地就畫出瞭一隻兇殘的狐貍,真是對不住張兄!王道長說道:給你一次將功補過的 機會 ,今夜再到張府再給王氏作畫,以盡釋前嫌。賈之羞愧地說道:好吧!還望張兄莫要記恨小弟!張歷點頭稱是。

午夜子時,賈之來到張府,隻見張歷與小妾王氏正在飲酒,王氏一見賈之,面露不悅之色,張歷滿臉堆笑地哄著王氏,說道:上次賈之醉酒胡畫,得罪瞭愛妾,今夜特登門陪罪,就讓他再為你畫一張!愛妾不會不給賈弟面子吧?王氏隻好讓賈之再畫一張,賈之手到之處,妙筆生花,很快就畫好瞭,張歷拿起一看,嘖嘖稱奇,說道:畫得太美瞭,就如瑤池的仙子一般!王氏一聽溢美之詞,心裡美滋滋的,上前一步拿過畫卷一看,隻見一隻狐貍精活靈活現地出 現在 紙上,狐貍精的脖子上套著一條繩子,大叫一聲不好,丟下畫卷就要跑,隻見畫中閃過一道金光,脖子一緊,一股強大的吸力把她吸到瞭畫中的狐貍精身上,慢慢自己現出瞭原形,露出瞭一截粗大的尾巴,王氏嚎叫著要掙脫畫卷的束縛,這時王道長跳瞭出來,迅速地卷起畫卷,一把把畫卷投入瞭炭火之中,隻見火中一隻狐貍跳動著,兇相畢露,隻看得眾人心驚肉跳,片刻妖怪化為灰燼!

原來王道長在畫卷上下瞭一道降魔符,設計引誘王氏上鉤,加上賈之不僅畫出瞭狐貍精的皮毛,而且畫透瞭王氏的魂魄,使降魔效果大增,一舉誘殺瞭害人精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