善惡對臺戲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9
  • 来源:性v播放器_性爱机器_性爱娃娃

  常傢有最好的戲臺,有最好的戲班子,還有眾多鄉親捧場,而對方卻連戲臺都沒有。然而,對臺戲開場後卻來瞭個乾坤大逆轉……
  
  兩座戲臺
  
  清光緒六年的一天傍晚,山西的常傢大院裡燈火通明,常傢蓋瞭三年的大戲臺,終於完工瞭。常傢的當傢掌櫃常遠決定:請著名的晉劇班子紅遍天大唱三天。這下全村還不都跟過年似的,老百姓們都互相約好瞭來看戲。
  大夥兒正忙著,夜空裡突然傳來瞭一陣陰森的笑聲:“常遠老賊,三年前,你使詭計謀奪我段傢財產,害得我傢破人亡;三年後,我段金鵬回來跟你算賬瞭。明天,我要在你傢戲臺對面與你唱對臺戲,要是你輸瞭,就老老實實地把我段傢的產業還我,不然,哼……”
  話音漸漸消失瞭,常遠的眉頭蹙成瞭一團。這段金鵬大夥兒都認識,是同村另一大戶段傢的大兒子。三年前,山西大旱,段傢乘機囤糧買地,哄抬物價,結果被巡撫大人發現,將段傢的財產悉數充公,屋舍田園都劃歸常傢所有,段傢人全部發配邊疆。當時,段金鵬神秘消失瞭,據說是上瞭終南山求仙訪道去瞭。沒想到,三年之後,他居然回來瞭,而且要跟自己賭唱對臺戲!
  常傢的管傢常義看當傢的愁眉不展,就勸道:“老爺不必發愁,咱們有這麼好的戲臺和戲班子,就是唱對臺戲,他段金鵬也不是咱傢的對手!”
  常遠搖瞭搖頭,說:“我倒不是擔心比不過他,隻是現在的段金鵬似乎走上瞭邪道,我擔心明天的對臺戲無論誰勝誰負,都會給咱們村的鄉親帶來禍害啊。”
  此時,周圍的百姓都感到憤憤不平。在三年的災荒中,段傢坑害百姓,逼得大夥兒賣地賣房賣兒女,後來遭到報應是罪有應得;可常傢為瞭幫助大夥兒渡過難關,拿出巨資修建戲臺,隻要能幫一把手的,都可以在常傢吃一天飯。這個戲臺,救瞭數不清的人。現在常傢有難,大傢自然不能袖手旁觀。於是,附近的老百姓都打著燈籠趕來瞭,大傢把常傢戲臺圍瞭個嚴嚴實實,看他段金鵬怎麼搭戲臺,他連戲臺都沒有,憑啥比過常傢?
  大夥兒一直守到半夜,突然天空中烏雲密佈,一陣又一陣的黑風呼叫著從四面八方刮過來。黑風中,影影綽綽有鬼怪野獸的影子在晃動,這些鬼怪野獸的身上都背負著各種各樣的磚石柱子,依次安置在地上。大夥兒都被眼前的景象嚇呆瞭。過瞭一會兒,黑風散去,在常傢戲臺的對面,赫然立起瞭一座大戲臺,那戲臺,比常傢的更高大、更氣派。
  大夥兒一看,個個目瞪口呆。過瞭好一會兒,常遠嘆瞭口氣,對大夥兒說:“明天的對臺戲,咱們認輸吧。”
  
  這時,常義湊到常遠跟前,說:“老爺,你不用擔心,咱們還有最好的戲班子呢,咱們還有這些鄉親呢!明天開戲的時候,我敢保證,這些鄉親都會站在咱傢的戲臺前,他段金鵬的戲臺前一個看戲的也沒有,怎麼說也不能算他贏啊!”大夥兒聽瞭,紛紛點頭說是。明天,就算段金鵬把嫦娥請下來,大夥兒也都釘在常傢戲臺前,看他段金鵬還有什麼手段。
  常遠搖瞭搖頭,說:“這段金鵬在終南山三年,看來是學會瞭驅動鬼神的法術瞭,明天一比,勝負難料啊。”
  
  必輸無疑
  
  第二天一早,常傢戲臺前已經被擠瞭個水泄不通,而段金鵬的戲臺前卻空無一人,隻有一張桌子,一把椅子。段金鵬身穿一件八卦仙衣,坐在椅子上,得意洋洋地喝著茶水,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。
  轉眼到瞭開戲的時間,可常傢戲臺上遲遲不見動靜,常義到後臺去催,卻發現後臺一個人影也不見瞭,連鑼鼓傢夥也一起消失瞭。常義正納悶,突然聽見一陣鑼鼓響,他連忙跑出來一看,段金鵬那邊已經開戲瞭,登臺演出的正是紅遍天那幫人!
  常義氣壞瞭,他昨晚千叮嚀萬囑咐,跟紅遍天的班主說定瞭,今天早晨的戲,大夥兒都要拿出百倍的精神來,絕對不能出任何問題,沒想到……
  常義招呼幾個手下,要到段傢戲臺上找紅遍天班主討個說法,卻被常遠攔住瞭。常遠指著對面戲臺上的演員說:“不用瞭,跟紅遍天的人沒關系,你沒看到他們的眼神都空洞洞的嗎?段金鵬能驅使鬼神為他蓋戲臺,控制幾個唱戲的還在話下?”
  “那、那我們堅決不看他的戲,我們就是守著空戲臺,也不看他的戲!”臺下的眾人紛紛大呼。
  於是,一個滑稽的場面出現瞭:常傢戲臺下人頭攢動,戲臺上卻空無一人;段傢戲臺上熱鬧異常,臺下卻隻有一個段金鵬。
  不過,常遠明白:這場面支撐不瞭多久,紅遍天的戲真好,那些唱腔就像長瞭翅膀似的,一個勁兒地往大夥兒的耳朵眼兒裡鉆,已經有年輕人憋不住,偷偷往那邊回頭瞭,用不瞭多久,大夥兒都得轉到那邊去。
  段金鵬哈哈大笑,說:“常老爺,勝負已經分出來瞭,你那裡連戲班子都沒有,怎麼跟我唱對臺戲?認輸吧!”
  常遠點瞭點頭,站起身來,朝段金鵬走過去。常義攔住瞭他,說:“老爺,不能啊,咱不能向他低頭啊,當初段傢敗掉是咎由自取,你向他低頭,就等於承認咱傢謀財害命,要落一輩子罵名的啊!”
  常遠深深嘆瞭一口氣說:“我常某人身敗名裂倒是小事,要是惹怒瞭段金鵬,恐怕咱們這一帶都得遭大殃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