補鞋匠做駙馬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2
  • 来源:性v播放器_性爱机器_性爱娃娃

  相傳,宋朝時候,真宗皇帝的三公主年方一十八歲,出落得體態輕盈,姿容妙嫚,舉止間百媚橫生,一身冰肌玉骨,恰似廣寒宮裡嫦娥降世臨凡一般。隻因三月三日出外遊春,回來之後就象中瞭什麼似的,鬱悶成疾,飲食不進。不幾日鬧得公主面黃肌瘦,形影單薄。皇上惜女如命,傳下聖旨,出示皇榜,曉喻天下,並註明:不論何處名醫,如能治好公主的病,不論門第高低,貧富如何,隻要年歲相當者即招為東床駙馬,年歲不相當者均封官進爵。
  且說這帝都汴京城北十裡,有個張莊,莊上有一戶人傢,母子二人。母親張氏紡織持傢,兒子張二因以補鞋為業,人稱"二鞋匠".這一天,張二正在城北門擺攤,一時冷落,忽見城門口新貼一張印信榜文,上前一看,雖不全認得,但也知其大意,不禁喜出望外。心想:別的不求,借此先吃他個酒足飯飽再作道理。主意一定,於是上前揭瞭皇榜。他被帶進皇宮,住瞭三天,為公主牽線診脈。連日來張二吃的是山珍海味,喝的是玉液瓊漿,好不快活。但細想一回:此處雖好卻不是久留之地。如果再住下去,恐怕要大禍臨頭,忙啟齒向皇上稟報:"陛下在上,草民要回去才能將藥配好,三日內即刻送來,敢保公主藥到病除。"這是假話,實則張二是想借故溜之大吉。誰知皇上聽後信以為真,令左右賞賜張二黃近百兩,綢緞百匹,並派兩名貼身太監護送張二回傢
  張二回到傢中,將此事悄悄地告知母親,並囑咐老母:"這百兩黃金留著度日,百匹綢緞除穿用之外,也可變賣一些周濟鄰裡。"自己橫下一條心,整天和兩個太監吃喝玩耍,隻是晚上難以入眠,加之太監催逼,隻得敷衍。第三日天晚上,他命二位太監在門外守候,未經允諾,不得入內,說是自己在屋內給公主配藥。太監不敢不遵。張二心想:今晚且自冷靜一下,明日進宮大不瞭一死作罷。張二正在胡思亂想,恰在上炕脫鞋之時,忽然覺得鞋內有什麼東西粘腳,用手一挖,鞋內凈是臭泥,一團團直往下掉。張二猛地有瞭主意。立時喜不自禁,就見他將所挖出的鞋泥,團成瞭六個象小棗兒那麼大圓球兒,分別用之封好,並在紙包上註明:"祛邪真神丸",日服一次,每次二粒。心想:待明日進宮獻上,唬他一通,且看怎的。
  話分兩頭,再說公主。染病已有十來天瞭,實際上公主之病乃腹內積食積痰所致。自那日張二替她診脈之後,精神上很見好轉。
  所以,皇帝一見張二把藥配好給送來瞭,當即吩咐宮娥才女伺候公主服藥。公主服下一丸之後,隻覺得腹內上下翻騰,當第二丸剛用下一半時,哇的一聲把幾天前的積食積痰都吐瞭出來。第二天,皇上叫公主繼續服藥,公主卻執意不肯服瞭。你想,一個在皇宮裡長大的金枝玉葉,哪能受得瞭這"藥丸"的氣味!皇上還是勸說:"皇兒啊,良藥苦口利於病嘛!快快吞服下去吧!"公主笑道:"回稟父王,兒的病真的已經全好瞭。"皇上一聽,欣喜若狂,即召文武群臣皆到八寶金殿,慶賀公主痊愈,封張二為禦醫,並把那"祛邪正神丸"封為宮中"禦藥",遂把張二招為東床駙馬。這張二因奇惹禍,因禍得福,心中暗自慶幸,美滋滋兒甜絲絲兒的那個自在勁兒就甭提啦。
  這一日,宮中張燈結彩,喜氣洋洋,駙馬張二和公主大宴群臣,皇上駕坐正位,三朝元老宰相和駙馬張二左右對坐,其餘百官均列案作陪。酒過三巡,宰相有意要考察駙馬的才學。敬酒之後,宰相用手向上一指,張二即刻用手往下一指;宰相用三個手指正冠,張二用五個手指一比。這兩個回合使得宰相暗自嘆服,張二才學不凡。遂又用手在胸前一劃,這時,張二竟用手在自己的屁股上亂摸起來,再看宰相,頻頻點頭贊嘆不已。
  其中有何奧妙?原來是:宰相以手勢來考察張二的才學,他那兒用手向上一指,是說上有蒼天為陽。張二這兒用手向下一指,宰相理解為:下有大地為陰。宰相用三指正冠,意思是三皇開天;張二用五指一比,宰相理解為五帝治冠。宰相稱贊張二才華橫溢,用手一劃前胸,張二一摸屁股不當緊,鬧得宰相和百官對張二既佩服又氣憤。佩服的是駙馬雄才大略,學識淵博;氣憤的是不該在大庭廣眾之下辱罵宰相。本來宰相是敬佩之意,張二一摸屁股,宰相和百官都認為張二在說:你們的才學連我的屁股都不如。此一舉真弄得宰相丟醜,百官狼狽。一時間,皇上和群僚面面相覷,鴉雀無聲。
  再說張二,他哪裡知道這些,從小饑寒度日,一心想著自己回去補鞋,讓公主伺候老娘,哪有別的心思。其實,當宰相向上指,張二以為宰相問他是不是補帽子,所以張二往下一指,意思是,我隻會補鞋。這時宰相又用三個手指正冠,張二認為:非叫他補帽子不可,還比劃給三個銅錢。張二生氣地用五個手指一比劃,就是說:五個銅錢也不給你補。宰相用手一摸胸口,是稱贊張二胸有成竹,張二更是生氣,急忙用手摸屁股,意思是說:越說不會補帽子越叫補,還說隻給三個銅錢。給三個銅錢不要緊,還得叫用牛前胸的皮子補,你就是叫我用後腚上的皮子我也不給你補。所以氣得張二亂摸屁股。
  再說駙馬張二和公主回到自己的寢宮。公主對駙馬也有幾分敬佩。但不好開口直言。可張二卻說:"我初來乍到,皇傢宮中的一些禮節都不甚瞭解,望公主多多指教,以免為夫在百官面前丟醜。"公主抿嘴兒笑道:"如果宰相再問你何人開天,你將如何回答?"張二果然答不上來。公主說:"隻要你下次把這個問題回答上來,他們就什麼也不敢再問你瞭。"接著就給張二講瞭盤古開天的神話故事。張二當時還能記住,但過後就忘。急得公主毫無辦法。正在這時,傳來瞭皇上的聖旨,請駙馬和公主到禦花園如意閣赴宴。公主急中生智,將一面小皮鼓插在張二的腰間,好時刻提醒張二別忘瞭盤古開天的事。收拾停當,二人雙雙赴宴。
  禦宴上,和張二對坐的還是那位三朝元老。開始,宰相和百官都對駙馬張二才識過人,知識淵博,贊嘆瞭一番。酒過三巡,菜至五味,老宰相忽然說道:"上次老朽曾向駙馬請教,真是對答如流。今天,再請教駙馬曉得何人開天創世?"公主在一旁暗示張二腰間的皮鼓,張二心有所悟,便答道:"別古開天創世。"宰相笑啦:"此言差矣,朝中百官哪個不知盤古開天,你怎麼說是別古開天呢?"百官聽瞭笑聲不迭。這時張二也自知說錯瞭,但又不好認輸,便又問宰相:"你們隻知道開天者,盤古也,可知道別古是盤古的親翁麼?連這都不知道,還扯天謅地哩!常言道: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莫非老相國還有各位大人都沒聽說過嗎?"幾句話說得宰相和文武百官啞口無言,瞠目結舌,就象那木雕泥塑一般。
  皇上連稱妙絕,百官附和,也都轉而稱贊駙馬才華蓋世,氣度超人,和公主真是天生的一對,地配的一雙。